未雨绸缪 向难而行--来自山西黄河防汛一线的报道
发布时间:2020-06-29 09:01:23   点击: 636次  

      小北干流,一河两岸。

  山西黄河在汛情研判、防汛准备、预案编制、应对超标洪水等方面有哪些特点?要确保黄河安澜、百姓安居,其“重难点”又在哪里?近日,记者带着这些问题,在山西河津、万荣、临猗、永济、芮城沿黄5市(县)防汛一线进行了采访。

没出大问题 不代表没有问题 必须要有这个清醒的认识

  孟夏时节,山西万荣,黄河岸边。

  一大早,59岁的邱耀义和58岁的冯永强就穿好橘红色的救生衣,带上测深杆、安全绳等物品,沿黄河庙前工程,开始了一天当中的第一趟巡堤查险。尽管黄河还没有正式进入汛期,但每天早晚在河边走上一趟,看看工程、河势,他们“心里就踏实了”。

  邱耀义在黄河上干了34年。明年就要退休的他,经历过“96·8”洪水,对黄河的脾气再熟悉不过。“过去工程面貌不好,一到汛期就提心吊胆,如今工程面貌好了,抗洪能力强了,但不敢丝毫马虎,针眼大的窟窿斗大的风。这些年,尽管咱们这边靠河少,庙前工程一共5000多米长,靠河的只有2300米,可是一旦疏忽,出了险,附近寨子沟、庙前等十来个村子的老百姓就得遭殃。”

  采访时,记者接触到许多像邱耀义、冯永强这样的河务职工,默默无闻地守护着一方安宁,他们说得最多的就是:黄河防汛“不敢丝毫马虎”。

  山西河务局局长郭全明表示:“黄河这些年没有来大水,防汛没出问题,不能说没有问题,更不代表着不会出问题,咱们必须要有这个清醒的认识。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黄河水害隐患还像一把利剑悬在头上,丝毫不能放松警惕。这既是提醒,更是告诫,在黄河防汛这件事情上,容不得丝毫麻痹,必须抓住防洪保安‘主线’,牢牢守住水旱灾害防御底线,不断提升山西黄河水旱灾害防御能力。”

  “没出问题,不能说没有问题,更不代表着不会出问题”,这是山西黄河人对防汛形势的审慎态度,更是他们对山西黄河水旱灾害防御工作的清醒认识。

认清形势 号准脉 找对防汛“重难点”

  43年21次;23年0次。

  这两组数据让山西河务局防办主任贾晓凯在黄河多年的“波澜不惊”中,看到了隐隐的“危机”。

  历史上,黄河龙门水文站从1954年至1996年43年间累计发生上万量级的洪水21次,最大洪峰流量出现在1967年8月11日,达到21000立方米每秒。然而,龙门水文站自1996年发生11200立方米每秒的洪水以来,已连续23年未发生超过10000立方米每秒量级的洪水。

  根据洪水发生规律,随着时间的推移,黄河发生大洪水的可能性将不断增大。

  近年来,小北干流汛期的来水情况和特点也在不断地印证着这种担忧。仅2019年汛期,由于黄河上游降雨偏多,河道基流较大,龙门水文站2000立方米每秒以上洪水历时长达62天,最大洪峰流量3960立方米每秒,潼关水文站出现5060立方米每秒的编号洪水,山西黄河防汛形势一度颇为紧张。今年,根据气象预测,黄河中游地区汛期降水偏多,黄河上中游地区极有可能再次出现暴雨洪水。

  在郭全明看来,连续越长时间不来大水,就越容易造成沿黄干部群众思想上对防汛工作的麻痹大意,山西黄河防汛存在的隐忧也就越大。当前,无论是从天气形势、洪水规律、河势变化来看,还是从工程措施、非工程措施等要素分析,山西黄河防汛都还是“有一些问题的”,只有认清形势、号对脉,找准山西黄河防汛的“重难点”,下好“先手棋”,稳住“关键棋”,才能最大限度减少洪水带来的威胁。

  5月底,记者在永济舜帝控导下延工程采访时看到,施工人员正在抓紧时间,对水毁工程进行最后的抢修。永济河务局局长史学平告诉记者:“从今年凌汛开始,该工程就全线靠流,受主溜顶冲淘刷影响,相继发生根石坍塌险情,部分坡石变形松动,累计出险长度达到546米。”数据显示,小北干流河段河势西倒(主流向陕西侧偏移)发生在1998年,按照“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河势变化规律,河势发生东倒(主流向山西侧偏移)可能性增大,时间点也会越来越近。万荣河务局副局长樊江鹏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去年汛前至今年汛前,万荣黄河西范河段河势东倒约1.1千米。一旦出现高含沙洪水过程,极易发生‘滚河’,防洪工程及滩区安全将受到严重威胁。”

  在对山西黄河防汛工作的采访中,记者还发现,尽管经过多年不断完善工程保障措施,强化技术支撑手段、提升应急处置水平,山西黄河的防洪保安能力得到了显著提升,但是面临防汛新形势、新要求,山西黄河防洪工程体系和非工程措施不完善,依旧是黄河防汛的突出短板和硬伤。

  目前,黄河大北干流规划的控制性骨干工程古贤水利枢纽、碛口水利枢纽尚未建设,万家寨水利枢纽以下没有控制性水库,进入小北干流的大洪水无法得到有效控制和调度,而且,在小北干流山西一侧还有40多千米的工程空档,加之部分工程还设置有回淤口,一旦出现大洪水,工程对河势的控导能力不足,极易造成水流抄工程后路,发生大范围漫滩的险情。

  要解决这一难题,惟有加快黄河禹门口至潼关河段“十三五”治理工程实施,通过新建续建工程,进一步缩小防洪工程之间的空档,有效控导河势,减少灾害损失。而减少小北干流洪水灾害的根本之策,则是加快古贤水利枢纽建设步伐,通过古贤、三门峡、小浪底水库群水沙联合调度,最大程度发挥水工程联合调度防洪减灾效益。

立足于防 未雨绸缪 打“有准备”之仗

  汛期将至,风陵渡口,南同蒲铁路桥下。

  一场依托当地企业和基干民兵力量,应对黄河发生超标洪水的防汛抢险演练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作为防汛工作的必选科目,山西河务局每年都会在全局范围内有针对性地选取可能出现的险情情况,进行模拟演练。

  芮城河务局局长董伟峰告诉记者,由于山西河务局没有防汛机动抢险队,加之各个基层县局人员编制少,他们每年汛前都会通过社会租赁和依托企业防汛队伍的形式,解决抢险机械和人员短缺的问题。

  宁可备而不用,决不能用而无备。截至目前,山西河务局已经落实抢险骨干230人、群防队伍3650人、抢险设备210台(套),所有抢险队员全部登记成册,并明确了负责人和联络方式;调整该局防汛抢险专家库成员,落实防汛抢险指挥型专家22名,防汛抢险技术指导型专家10名;核查落实抢险石料24.13万立方米、铅丝132.48吨、麻料34.83吨、编织袋12.7万条等,确保工程一旦出险,所有抢险料物调得出、用得上。

  汛期不过、检查不停、备汛不止。

  5月26日至28日,一场涉及山西黄河防汛准备工作各个环节的大检查在全局范围内展开。而在更早的3月,一系列的防汛保安准备工作就已经全面启动。

  ——3月,组织对所辖19处防洪工程进行全面普查,发现水沟浪窝、坦石蛰陷等隐患492处,逐项落实整改措施,并于汛前整改完成。

  ——4月,重点完善各量级洪水防守预案和滩区运用预案,突出防御超标洪水预案编制,并对滩区开展拉网式普查,细化完善滩区撤迁措施,确保防得住、撤得出。

  ——5月,签订防汛工作目标责任书7份,梳理了年度8项38条具体任务,并组建防御大洪水职能组;完成所有水雨毁工程修复,确保工程完整,恢复其抗洪能力。

  6月1日,山西河务局防汛运行机制全面启动。一场确保山西黄河安澜、百姓安居的防汛保安之仗由此打响。(黄河报记者 蒲飞 林渊 通讯员 郝芳)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